supey

【蝙超】同居战争

老夫老妻赛高!

坞有魚:

(题目实在想不到好的了= =)


————————————————————


        正义联盟的领袖穿着蝙蝠侠带来的素蓝条纹的看起来真有点像病服的睡衣倚靠在几个垒高的枕头上。其他成员坐在另一张床上。
        唯有那个一身漆黑发男人在两张床的间隙里踱步,“你考虑过你这个荒唐的决定可能给联盟带来的损失吗?”他说完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床上的人,“我不能接受我们的领头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丝毫没有团队精神的人。”
        顿了顿,他摊开手,将身后一群人攮在身后:“那要我们有什么用?有你一个就够了——还是你从来都是这么以为的?”


        奚落的毫不留情。


        闪电侠在他身后给了亚马逊公主一个“他今天怎么了”的眼神,戴安娜耸耸肩,表示她不知道,也无所谓,再直白点是“他们那档子破事我不想管。”
        房间里的气氛略带诡异,他们面色凝重地听着蝙蝠侠对超人的斥责,却无一不在心里同情了一把领袖。
        五天前。超人在瞭望台里观测到了某种特殊信号,未留下一点消息就独自赶往查看,而当他们靠着微弱的信号找到他时他昏迷在沙漠之间,脸色苍白,制服连着皮肤被某种锋利的兵刃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凝固的血液上混杂着沙粒,在阳光下反射出奇异的光芒。
        蝙蝠侠的黑靴子停在他身边,他看见一只带斑的蝎子正从他手里的细沙上滑过。
        然后他做了一个众人看来有点多余的动作——他褪下手套,然后才俯身抱起重伤的超人。而神奇女侠在转身前瞥见布鲁斯缓慢而轻柔地在他多年密友的脸上摩挲着。
         她在心里吃惊地张开了嘴。


         而现在,她看着蒙受斥责却面带微笑的超人,心里的疑虑不免又深了一层。
        超人与蝙蝠侠在寂静中对视了一会儿,后者转身走了,披风在门口划出一道柔顺的弧度。
        沃利走上前去,拍拍超人的手臂:“你知道的,这大概是一个蝙蝠式的表达关爱的方式。”戴安娜俯身给了他一个虚抱,接口道:“他确实很担心你。”中间有一个微不可察的停顿。
        来了的人又围着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领袖七七八八地说了些事,最后神奇女侠以一句“我们都该去忙自己的事了”结束了一切谈话。她也是最后离开的。克拉克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欲言又止。
        克拉克又往下缩了缩,休息不过两三分钟,就睁开了眼,与此同时,真正的布鲁斯出现在病房门口。
        他给克拉克带来了一套衣服,在克拉克换装时背过身在一旁收拾东西,他的,克拉克的,都打包进一个大旅行箱里。
        当他们走到医院门口时,阿尔弗雷德正好将车开出来,他摇下车窗,跟克拉克打了个招呼:“你好呀,肯特先生,真是好久不见。”
        克拉克在风里笑了笑:“依然怀念你的小甜饼。”随后钻进了车里。
        布鲁斯放好行李箱后从另一边上了车,和阿福说了几句话后便始终盯着窗外,对他沉默。
        于是他也看向他那边的窗外的风景,看道路两边苍翠的树木被怎样甩在身后。他想起他离开病房时匆匆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还有很多日常用品,他想是布鲁斯这几天拿来放这里用的。想到这里他有点想笑,他回忆起一周前他和布鲁斯进行了一场谁都不承认的争吵——可那就是争吵——布鲁斯向他提出了同居邀请,而他拒绝了。怎么说,离开自己生活了许多年的公寓难免有点不习惯,他的拒绝是出于本能,动物守卫巢穴的本能,而冷静下来后,他发现自己确实否定得有点决绝,像是要斩断他们间所有联系一样。他记得布鲁斯眼里瞬间黯淡的光芒,记得他怎样一声不发地走了。
        而现在,他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韦恩庄园,除了这里还能是哪里,他在心底叹了口气,轻的像落在大都会空荡公寓里的灰尘。
        黑色的车缓缓驶入韦恩庄园,细微的发动机声彻底消失,布鲁斯下车,拎上旅行箱快步走进了宅子。阿尔弗雷德为他的粗鲁皱起了眉,克拉克回头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笑容,随即跟着布鲁斯上了楼。
        布鲁斯在窗前叠东西,把箱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空在床上,他身后的窗帘拉开了一半,阴天里特有的光透了进来,让布鲁斯身上蒙上了一层奇异的柔和的蓝色。他走向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布鲁斯,布鲁斯貌似想挣脱,他便跟着晃了晃。而后不再有动静。他降头埋在布鲁斯颈窝,感受到布鲁斯的肌肉正慢慢放松,他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什么,布鲁斯听清了,他说的是“我在这里”。
        良久,克拉克收回手,布鲁斯转过身去,看见他的爱人张开手臂:“现在给我一个布鲁斯式的欢迎?”


                                                      END


后来他打发克拉克去洗澡(再向他证明了布鲁斯式的欢迎绝不止一个拥抱或亲吻那么简单之后),自己在房间里将克拉克的衣服一件一件挂进衣柜,阿福来了:“少爷,你打算将肯特先生安置在……”布鲁斯拿着不属于他的衣服从衣柜侧面探出了头:“什么?”
“没什么。”潘尼沃斯先生端着忘了放下的热茶走下楼梯,步伐轻快地像要踩出春天的旋律,他不禁笑了,将脑里复读的词说了出来:“喔,同居。”


(感觉老爷就是哼我在生气哦你不能拒绝我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