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y

远山之瓶:

mark


事如春梦了无痕:



收藏自知乎 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997669












1、On just sitting down and doing it 一坐下就要开始动笔写




别只是花很长的时间在打腹稿,在脑子里写计划——去写吧。只有靠实实在在地写,而不是做写作的白日梦,我们才能培养出我们自己的风格。




——PD James:英国侦探作家,获2004年艾伦·坡侦探小说奖,著有《灯塔》等 




2、On starting before you’re ready 彻底抛弃 “做好心理准备后就写”这样的想法吧




逆反心理是这样的:当我们一直想着“在准备,还在准备”,却始终不行动,这就是在给我们自己的拖沓行为找借口。当我们举棋不定的时候,就会出现逆反心理。非要准备非常充分后,才会开始行动。




——Steven Pressfield: 畅销小说家,著有《巴格·范斯传奇》、《火之门》、《艺术之战》 3、On finding your routine 关于找出最合适的写作时间




找出你一天中的最佳写作时段去写作。别让任何事打扰你。厨房乱不乱根本不管你的事。




——Esther Freud:心理学大师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的曾孙女, 曾被格兰特杂志选为英国最佳青年小说家之一




4、On unplugging 清楚一切可能性的障碍




比如,在一个断网的电脑上工作。




——Zadie Smith:英国女作家,著有小说《论美》




5、On finding a subject 选一个主题




想一个你也关心,其他人也会关心的话题来写。要记住,不论你用多么发自肺腑的表达情感,对于读者来说,除非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主题,不然怎么都不会太关心,而只有主题才是读者最真切的关注点。所以,关注你的主题,而不是想办法去显摆自己的文字,玩文字游戏。(我也不是在逼你们写什么小说,如果你们真的对某个话题感兴趣,你可以写出你的想法,我不会干涉)比如,你家门前有个大洞,你写给市长的投诉信就需要真诚,再比如,你向邻居家女孩写情书,也要真诚才行。




——Kurt Vonnegut:库尔特·冯内古特,被誉为美国黑色幽默文学的代表人物,与马克·吐温并称 




6、On keeping your thoughts organized 整理你的思绪




把你平时的笔记、素材好好整理出一个有条理的主题;然后要继续更新补充(如果你是摘抄好的素材,就必须从中学到什么,不能一味抄,要让自己有长进);要相信自己:即使别人的话题再好,被人用过的,就不要再写了。你在写作的时候,不免会有人提供一些好的解决问题的点子。这时,只要能帮到你解决问题,都需要去试试,除非以下情况:1)已经知晓并且自己已经在用的2)没有实际效果,时间也不允许的




——Maryn McKenna:《环球科学》专栏作家 




7、On the importance of having an outline 写作提纲的重要性




拟定提纲,作为写作的线索。当然,可以在中途重新调整大纲,但是千万不要先动笔,再考虑结构问题:结构是需要先想好的。当你不能预计何时才能完成整部作品时,大纲就会帮你多写出1000字来。




——Bill Wasik:Harper’s杂志编辑 




8、On getting through that first draft 把最初的idea迅速消化并写出来




写完了初稿之后,把心思都用在接下来的行文结构方面,绝对不要不断地回头去反复纠结idea和初稿。确实,当我在写《林肯的忧郁》初稿最后一页时,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框架。但是之前我却浪费了很多年,写到初稿的1/3,1/2时,我都纠结过一次。写不好,再重新写。有经验的作家告诫我们:要有勇气写砸。




——Joshua Wolf Shenk:美国作家,著有《真实的林肯》 




9、On being disciplined 写作的规范(保持自律)




把写作当做一个工作,严格按照工作规范去做。许多作家都对此有点强迫症。Graham Greene(格雷厄姆·格林,著有《我自己的世界》,《恋情的终结》,《人性的因素》,《布赖顿硬糖》,《第三者》等)以每天写500字而著称。Jean Plaidy(以多个笔名创作了很多作品)能做到在午餐前写5000字,然后花下午的时间来写回信给读者。我的底线是每天1000字——有时很容易做到,而有时,老实说,就像便秘似的,但我仍会坐在工作台前直到完成,因为我知道这样做的话我是在一步步地推进我的书。那1000字可能十分垃圾——它们经常如此。不过接着,在以后某天再回到这些垃圾词句时,将他们润色修饰变好要容易得多。




——Sarah Waters:著有《荆棘之城》,《半身》,《轻舔丝绒》,《守夜》等 




10、On being willing to write badly 敢于写砸,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写不好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多人都害怕写砸,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在作怪:这么差的文章是我写出来的。千万别这么想,要想会写好的。对我来说,万事开头难。要有自信,而且不要给自己太大的负担,因为你不能保证一直写出好东西。写作的人会习惯接受成功的作品,我觉得这点是很多作家担心写砸这一心理障碍的成因。比如:发现没写好时,就应该抱着能写怎样就先写怎样的心态。当我在写《保持》(原名《The Keep》)时,我就写的很糟糕。我工作日记上把这个初稿描述成糟糕的短片小说。我当时想:太令人失望了。




——Jennifer Egan:美国作家,著有2011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小说《恶棍来访》 




11、On fear 关于畏惧




无所畏惧。虽然那是不可能的,但就让小小的惧意驱使你去重写,把更大的恐惧放在一边,直到它们有所动作——然后运用它们,甚至可能去描述它们。太多的恐怖会让你沉寂莫言。




——AL Kennedy:苏格兰小说家,著有《天堂》,《你所需要的一切》等




12、On not looking back 在写完全文之前不要回头检查




直到写完整个草稿,才能往前回顾,每天从你前一天的最后一句开始。这样可以防止沾沾自喜的情绪,也意味着你在真正投身工作前有个实质的成果




——Will Self:英国新生代小说家,主要作品有《巨猿》等 




13、On building up your ability to concentrate 培养专注力




在一次私下联系中,作家 Raymond Chandler告诉我一个秘密,每天他即使不写作,也会静坐在桌子前,静心沉思。我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Chandler在磨练自己以具备更强大的耐力和毅力。这个日常训练对他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树,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著有《挪威的森林》 




14、On the power of multiple projects 掌握同时间处理多任务的能力




任何时候都要有一个以上的构思。如果要我在写本书以及什么也不做间做选择的话,我总是选择后者。只有当我有两本书的构思时,我才会从中选一本来写。我总是感觉自己在逃避。




——Geoff Dyer:著有《前进中的时刻》、《巴黎Trance》等 




15、On who to hang out with 朋友圈子会对你产生一定的影响




不要和你的反对派混在一起。但也需要有自己的社交圈。比较理想的是,你圈子里的写作朋友都是不错的,他们会给你最中肯的建议和想法。但是成为作家最好的方法还是老老实实写作。




——Augusten Burroughs:美国作家,著有《深度郁闷》 




16、On feedback 关于反馈




记住:当人们告诉你什么事不对或者对他们来说不合适时,他们几乎总是对的。然而,当他们告诉你他们确信哪儿一定有问题或者该怎么精确地去补救时,他们几乎总是错的。




——Neil Gaiman:奇幻作家,著有《睡神》系列等 




17、On second readers 写完后找他人读一读




读自己的书不像你读一本新书的美妙首页那样怀有天真的预期,因为是自己写的。你已经知道所有内容了。也知道了魔法的奥妙之处。因此在你拿给出版界的任何一人看之前,请一两个朋友读读看。除非你想要分手,否则别找你的约会对象来做这件事。




——Margaret Atwood:加拿大作家,诗人,评论家,女权主义者,社会活动家 




18、On others’ fame and success 用他人的卓越和成就鼓舞自己




试着想象别人的幸运是对你自己的激励。




——Richard Ford:美国作家, 著有《体育记者》及续集《独立日》等




19、On when to stop 停笔休息的时候就彻底放松




在你还想继续的时候完成当天的写作量。




——Helen Dunmore:英国诗人,小说家,儿童作家 




20、On getting stuck 写到一半受阻




如果你写作受阻,那就离开你的桌子。去散个步,写个澡,睡一觉,做个派,听听音乐,冥想,做运动;无论你做什么,别死盯着问题。但不要打电话或者去聚会;如果这样的话,别人说的话或多或少会影响你,自己要有所取舍,为自己创造些空间。耐心些。




——Hilary Mantel:09年布克奖得主,著有《狼厅wolf Hall》等作品 




21、On things getting out of control 对于突发状况有准备




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时候就在一夜之间,事情就会变得无法掌控。打个比方来说,意料之外的事就好比是个正在长大的狮子。你必须每天去看看它,以此重获主动权。如果你漏了一天的工作,那你就会非常担心再次面对它,等你重整旗鼓去看它时,还需要拿把椅子挡着以防意外,然后叫到:辛巴!




——Annie Dillard:美国作家,著有获得普利策奖的《溪畔天问》 等 




22、On writing 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 遇到瓶颈该怎么办




即使世界变得一团糟,你还是归你继续写作。你写作不需要烟,不需要默不作声,不需要音乐,不需要舒服的椅子,或者也不需要安宁的环境。你需要的只是10分钟和一套书写用具。




——Cory Doctorow:加拿大科幻小说作家和技术激进主义分子 




23、On doing all that you can 尽人事




我相信一个好的作家还是需要坚持己见,不需要“被告知”什么。只要想着自己规划的事情,尽力做到就可以了。一旦你该做的都做好了,你就可以将其公布于众了。但是我发现,年轻作家并不这么想。他们往往写好初稿后,就会先讨教起怎么才能完善成终稿。所以我告诉自己千万别这样。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初衷。因为我慢慢意识到:没人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只要我尽全力写到最好,如果发现还不够尽善尽美,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妥协的。




——Chinua Achebe: 尼日利亚作家,被誉为“非洲现代文学之父” 




24、On persevering 关于毅力




当我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已经完全精疲力尽、魂飞魄散、再坚持5分钟也没有任何意义时,反而会逼迫自己:那就开始写作吧。奇迹出现了,写作转变了之前的一切,或者说,至少看起来一切都来劲了。




——Joyce Carol Oates:著有《他们》,《消失的母亲》等作品 




25、On why none of this advice really matters 其实这些建议都不用太当回事儿




要写出一本书的方法就是真的去写一本书。用笔也好,打字也罢,关键是真正写出点什么。




——Anne Enright:爱尔兰作家,07年布克奖得主,处女作短篇小说集《便携式处女》即获鲁雷文学奖






【蝙超】同居战争

老夫老妻赛高!

坞有魚:

(题目实在想不到好的了= =)


————————————————————


        正义联盟的领袖穿着蝙蝠侠带来的素蓝条纹的看起来真有点像病服的睡衣倚靠在几个垒高的枕头上。其他成员坐在另一张床上。
        唯有那个一身漆黑发男人在两张床的间隙里踱步,“你考虑过你这个荒唐的决定可能给联盟带来的损失吗?”他说完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床上的人,“我不能接受我们的领头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丝毫没有团队精神的人。”
        顿了顿,他摊开手,将身后一群人攮在身后:“那要我们有什么用?有你一个就够了——还是你从来都是这么以为的?”


        奚落的毫不留情。


        闪电侠在他身后给了亚马逊公主一个“他今天怎么了”的眼神,戴安娜耸耸肩,表示她不知道,也无所谓,再直白点是“他们那档子破事我不想管。”
        房间里的气氛略带诡异,他们面色凝重地听着蝙蝠侠对超人的斥责,却无一不在心里同情了一把领袖。
        五天前。超人在瞭望台里观测到了某种特殊信号,未留下一点消息就独自赶往查看,而当他们靠着微弱的信号找到他时他昏迷在沙漠之间,脸色苍白,制服连着皮肤被某种锋利的兵刃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凝固的血液上混杂着沙粒,在阳光下反射出奇异的光芒。
        蝙蝠侠的黑靴子停在他身边,他看见一只带斑的蝎子正从他手里的细沙上滑过。
        然后他做了一个众人看来有点多余的动作——他褪下手套,然后才俯身抱起重伤的超人。而神奇女侠在转身前瞥见布鲁斯缓慢而轻柔地在他多年密友的脸上摩挲着。
         她在心里吃惊地张开了嘴。


         而现在,她看着蒙受斥责却面带微笑的超人,心里的疑虑不免又深了一层。
        超人与蝙蝠侠在寂静中对视了一会儿,后者转身走了,披风在门口划出一道柔顺的弧度。
        沃利走上前去,拍拍超人的手臂:“你知道的,这大概是一个蝙蝠式的表达关爱的方式。”戴安娜俯身给了他一个虚抱,接口道:“他确实很担心你。”中间有一个微不可察的停顿。
        来了的人又围着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领袖七七八八地说了些事,最后神奇女侠以一句“我们都该去忙自己的事了”结束了一切谈话。她也是最后离开的。克拉克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欲言又止。
        克拉克又往下缩了缩,休息不过两三分钟,就睁开了眼,与此同时,真正的布鲁斯出现在病房门口。
        他给克拉克带来了一套衣服,在克拉克换装时背过身在一旁收拾东西,他的,克拉克的,都打包进一个大旅行箱里。
        当他们走到医院门口时,阿尔弗雷德正好将车开出来,他摇下车窗,跟克拉克打了个招呼:“你好呀,肯特先生,真是好久不见。”
        克拉克在风里笑了笑:“依然怀念你的小甜饼。”随后钻进了车里。
        布鲁斯放好行李箱后从另一边上了车,和阿福说了几句话后便始终盯着窗外,对他沉默。
        于是他也看向他那边的窗外的风景,看道路两边苍翠的树木被怎样甩在身后。他想起他离开病房时匆匆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还有很多日常用品,他想是布鲁斯这几天拿来放这里用的。想到这里他有点想笑,他回忆起一周前他和布鲁斯进行了一场谁都不承认的争吵——可那就是争吵——布鲁斯向他提出了同居邀请,而他拒绝了。怎么说,离开自己生活了许多年的公寓难免有点不习惯,他的拒绝是出于本能,动物守卫巢穴的本能,而冷静下来后,他发现自己确实否定得有点决绝,像是要斩断他们间所有联系一样。他记得布鲁斯眼里瞬间黯淡的光芒,记得他怎样一声不发地走了。
        而现在,他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韦恩庄园,除了这里还能是哪里,他在心底叹了口气,轻的像落在大都会空荡公寓里的灰尘。
        黑色的车缓缓驶入韦恩庄园,细微的发动机声彻底消失,布鲁斯下车,拎上旅行箱快步走进了宅子。阿尔弗雷德为他的粗鲁皱起了眉,克拉克回头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笑容,随即跟着布鲁斯上了楼。
        布鲁斯在窗前叠东西,把箱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空在床上,他身后的窗帘拉开了一半,阴天里特有的光透了进来,让布鲁斯身上蒙上了一层奇异的柔和的蓝色。他走向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布鲁斯,布鲁斯貌似想挣脱,他便跟着晃了晃。而后不再有动静。他降头埋在布鲁斯颈窝,感受到布鲁斯的肌肉正慢慢放松,他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什么,布鲁斯听清了,他说的是“我在这里”。
        良久,克拉克收回手,布鲁斯转过身去,看见他的爱人张开手臂:“现在给我一个布鲁斯式的欢迎?”


                                                      END


后来他打发克拉克去洗澡(再向他证明了布鲁斯式的欢迎绝不止一个拥抱或亲吻那么简单之后),自己在房间里将克拉克的衣服一件一件挂进衣柜,阿福来了:“少爷,你打算将肯特先生安置在……”布鲁斯拿着不属于他的衣服从衣柜侧面探出了头:“什么?”
“没什么。”潘尼沃斯先生端着忘了放下的热茶走下楼梯,步伐轻快地像要踩出春天的旋律,他不禁笑了,将脑里复读的词说了出来:“喔,同居。”


(感觉老爷就是哼我在生气哦你不能拒绝我2333)